DPI:产学研连通之桥 ――访荷兰高分子研究所所长尤思成教授

2018-10-12 19:38

  建设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是中国推进自主创新的重大举措,这种创新体系在国外已有成功的实践。在荷兰,一个名为荷兰高分子研究所(DPI)的机构,以其独特的运作模式,在荷兰和许多著名跨国公司中被认可。近日,记者就DPI如何成功地架起联通生产企业与研究机构的桥梁,采访了所长尤思成教授。

  关注行业共性问题

  记者:DPI当初成立的目的是什么?它的运作模式如何?

  尤思成:DPI成立于1996年,其职能并非是为某个化工公司解决某个特定的问题,而是为同类企业解决共同感兴趣的瓶颈问题。这类问题在技术上较为复杂,单靠一家公司或一个研究小组难以解决,而DPI则能将各大学的科研力量和资源整合起来进行攻关。

  DPI的投资方式是工业界投资占25%,大学投入人力和场地占25%,荷兰政府则补足其余的50%,资金由DPI统一管理。

  记者:DPI用什么方式从企业搜集高分子行业的共性重大技术问题?

  尤思成:举例来说,当我们了解到很多公司对当前热门的生物高分子技术感兴趣后,则会组织专题学术见面会,任何有兴趣的公司和大学、研究机构都可申请参加,每家单位都必须在会上做一个报告。

  DPI把从会议上搜集到的信息汇总。如果有较多的企业对某一项目感兴趣,他们就与这些企业商讨对项目的投资数额。企业的投资采取买票制,一张票5万欧元/年。每家参与的公司至少要买一张以上的票。买得越多,该企业在项目中的权利越大。

  记者:合作各方如何享有研究成果?

  尤思成:如果一个课题由5家公司和6个大学的研究小组共同完成,则所有对结果感兴趣的各方商量是否共同申请专利。公司可将其用于各自进一步的新技术开发,直至应用于生产。参与课题研究的大学对成果只能用于科研目的,不能作商业目的。如果没有任何一方对结果感兴趣,则将其在学术杂志上发表。

  收获重大技术成果

  记者:DPI过去10年组织的攻关项目,在高分子领域取得了哪些突破性成果?

  尤思成:我们主要涉及的领域有:聚烯烃、工程塑料、橡胶材料、功能高分子、包装材料、高效实验方法等,在许多行业的重大问题上都取得了可喜的研究成果。其中有的已获工业应用,有的正处于工业化的过程中。

  Eindhoven理工大学的博士Sachin Jain在研究中发现,在聚合物中添加纳米粒子可以降低聚合物的粘度。在有Borealis、Markus等企业参与的项目中,20克的改性聚合物体系的研究获得了成功。Borealis和Eindhoven理工大学决定未来将在此基础上继续合作,制备50至100千克添加硅纳米粒子的聚丙烯,并考察其在工业化生产过程中的性能。

  此外,PPI还组织了用于燃料电池的高性能聚合物电解质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阿克苏诺贝尔、 Avery Dennison、拜尔材料科学、汽巴精化等公司,以及ECN、TNO等学术机构参与其中。

  未来发展的三大驱动力

  记者:DPI在未来几年的计划是什么?将把重点放在哪些领域?

  尤思成:未来DPI还要面临科研和行业中的新挑战,目前我们已经找出了3个新的驱动力:一个是生活质量,一个是可持续发展,还有一个是经济增长。

  生活质量方面,首先关注的是高分子包装材料。生物基包装材料已成为各国研究的热点,但真正实现工业化还需要很长时间。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用可循环的原料生产单体或高分子将列入下一步发展计划中。用蔗糖或玉米作原料会影响食物供应,破坏生存环境,而用秸秆等纤维素,半纤维素类有机废料生产高分子材料更加可行。此外,在经济增长中所处的重要地位,必然会驱动荷兰高分子行业更快发展。

  中国企业科技素质有待提高

  记者:中国大力提倡产学研结合开展科技创新,您对此有何建议?

  尤思成:让大学和工业界合作是相当困难的,不只中国是这样。

  DPI刚刚成立的时候,困难重重。DPI的运作模式让这些往往是竞争对手的企业认识到,合作攻关的成果对大家都有利,他们必须共享这些成果。10年的实践表明,DPI的模式非常成功。一方面企业能够以较低的成本,用较少的人力物力解决阻碍行业发展的瓶颈问题;另一方面,问题的难度足以挑战科研机构的学术攻关能力,可使他们的科研水平达到新的高度。

  这个模式在执行过程中的关键是,企业和大学双方都要有一定的实力来发现和组织问题。而在中国要实现这种模式面临的最大问题可能在于企业的科研力量相对薄弱,首先是没有能力提出制约行业发展的共性问题,其次在项目进行中无法与科研机构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沟通。因此,提高企业的科研水平应是重中之重。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2018 唐山钓鱼论坛 http://www.tsfishi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