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录音流出疑暴露“宝能万科之争”结局

2018-10-01 13:50

  “大家心里都憋了一肚子气,说好市场化解决,政府又参与了进来。”宝能内部人士的友人在通话中的一句回复,或将成为此次事件的最佳注解。

  中国资本市场最著名商战“宝万之争”或即将迎来结局:宝能出局,王石出局。

  7月7日深夜,一段长达12分57秒的电话录音在互联网上流传开来,一位疑似深度参与“宝万之争”的宝能内部人士在与友人的通话中透露:宝能在万科上面已不可能有太多作为,姚老板(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已决定接受调解,但调解时间与方式没有最终确认。

  上述内部人士表示,在万科著名股东刘元生以及万科职工工会的举报诉讼下,相关法院进行了“审议”,广东省国资委也出面调解:宝能撤出万科,转让所持股份1/2给华润,同时承担华润在该事件中的财务费用,宝能将在深圳得到两块土地作为补偿。

  万科方面,董事长王石将“出局”,出任万科集团名誉董事长,不参与具体管理业务,在新任董事长履职之前,由万科总裁郁亮暂时兼任。

  上述内部人士透露,小姚(姚振华胞弟姚建辉)对于此事并不甘心,宝能手中仍有70亿资金,可以撬动110亿元的资金增持万科,如继续增持,万科方面将“扛不住”,但同时也就破坏了规矩,“没办法,为了挽回宝能的面子”。

  这位内部人士表示,小姚做事风格快、狠。小姚认为宝能内部在事件中有战略失误,他目前所想的是把深圳地铁“干掉”,因为没有深圳地铁,宝能不会走到这么难堪的地步。在录音最后,这位内部人士表示自己将背负战略失误责任,希望在下周辞职。

  这份录音流传出来之前,一份与录音内容高度相似的“宝万之争”妥协方案已广泛传播,万科集团在7月7日晚间也公开回应称“对于上述传言,万科集团毫不知情”。截止到记者发稿时,这份录音内容未得到万科、宝能、华润等任何一方证实。

  总结起来,这份录音的核心内容是:宝能方面已经接受调解,但调解时间与方式均没有最终确认。这与万科独立董事华生此前撰文中提到的“宝能只求全身而退”完全契合,这似乎意味着宝能的退出势在必行,因为在各方力量的斡旋下,“宝能在万科上面已不可能有太多作为。”

  从上述解决方案再去复盘宝能在万科复牌后的操作,不难理解宝能的意图——为事件妥协谈判增加筹码。

  7月4日万科复牌直线跌停;7月5日尾盘宝能突然增持,耗资14.9亿元;7月6日万科开市跌停板被打开,全天交易额201亿元创历史纪录,但当天宝能因触碰举牌线仅增持0.03%股份,耗资仅0.64亿元。

  用14.9亿元的资金撬动了200亿元资金进场,同时消除了股票继续跌停的恐慌、托底了万科股价,这一教科书般的操盘方法证明了姚振华在资本市场的老练。

  在舆论造势方面,经此一役后的宝能也日趋成熟。在7月4日万科复牌之前,一则宝能“不差钱”、还有300亿元现金可以动用的消息也在网络迅速传播,但资本是一把“双刃剑”,在横扫资本市场的同时也可能伤到自己。

  在宝能最新举牌万科公告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宝能主要融资平台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钜盛华)2015年度完整财务报告首次完整公开。实际上,在这份报告中,至少可以拆穿宝能“不差钱”的豪言。

  300亿元现金?借的

  在宝能宣称的300亿元现金中,一部分是对万科的投资收益,一部分便是钜盛华的现金。钜盛华2015年底的账面货币资金有267.8亿元,而上一年度的货币资金仅3.2亿元,巨额货币资金从哪里来的?答案是:借的。

  钜盛华财务报表显示,钜盛华2015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7.4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高达594.6亿元,其中吸收投资收到的现金约201.7亿元,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409.6亿元。

  另外,钜盛华的股本相比2014年增加了62亿元,这与钜盛华自2015年8月份开始举牌万科到万科停牌之间5次增加注册资本数额一致。钜盛华的资本公积也增加了109亿元,这是钜盛华收到的股东投资。综上,钜盛华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基本可以判定为借款。

  “不差钱”?偿付危机显现

  借的钱总是要还的,钜盛华作为宝能主要的融资平台,其流动比率已经小于1,即意味着钜盛华存在“短债长投”风险。

  钜盛华财务报表显示,钜盛华2015年度的流动负债高达119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11.6亿元,其他应付款140.4亿元,应付分保账款355.3亿元,最关键的是“其他流动负债”项高达657.4亿元。

  加 上钜盛华657.4亿元的非流动负债,钜盛华的负债总额高达1964.8亿元。上述这笔600多亿元的“其他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1/3,由于没有附注说 明,这笔负债明细并不清楚,一般会包含税费、其他应付款,也包含随时可能爆炸的“地雷”——或有负债,这对钜盛华的现金流造成极大风险。

  与1199亿元流动负债相对的是其流动资产仅1098.9亿元,意味着钜盛华流动资产无法覆盖流动负债,有偿付危机,这足以戳破“宝能系”在万科复牌前宣称的“不差钱”豪言。

  201亿元净利润?实体经营亏损

  钜盛华2014年的净利润不过2.6亿元,但其2015年净利润已高达201.7亿元,这一数据甚至超越万科2015年181亿元的利润。

  实际上,在钜盛华201亿元的净利润中,投资收益就高达270亿元。但在现金流量表中,钜盛华真正的“收回投资所收到的现金”以及“取得投资收益所收到的现金”合计仅71.6亿元,这意味着钜盛华的利润很多只是账面收益,这一问题同时衍生出收益能否持续性的问题。

  同样,在扣除掉投资收益270亿元之后,钜盛华的再保险业务是处于亏损状态的:钜盛华2015年度的营业总收入为92亿元,而其营业总成本高达124.4亿元。

  最后,钜盛华的财务报表还有一个“地雷”——约300亿元的其他应收款。在公司财务报表中,其他应收款项基本是个“杂货铺”,各种往来资金混于其中,公司往往利用这一账户,进行资金流量的调节。巨款背后,也不排除有大股东提款的嫌疑。

  在举牌万科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宝能对于举牌万科的理由仍然是“出于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看好”,未来不排除进一步增持,同时希望推动万科董事长与监事会的合理改组。但在各方力量的参与下,“宝万之争”的解决方案显然已无法逃离政治的力量。

  “大家心里都憋了一肚子气,说好市场化解决,政府又参与了进来。”宝能内部人士的友人在通话中的一句回复,或将成为此次事件的最佳注解。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2018 唐山钓鱼论坛 http://www.tsfishing.cn/